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晓颖校长工作室

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

 
 
 

日志

 
 

亲近艺术(北师大反思之二十一)  

2016-11-11 12:58:40|  分类: 工作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月的北京之行,对教育理念与信仰的寻求是我的主要目的,但是心底一直有一个呼唤——向艺术的殿堂做一点“皈依”!我自知:对于艺术我是绝对的外行,为何有这样的心灵呼唤?我想那是对教育本源意义的一路追寻,促使我冥冥中生发出了这样的向往。艺术里的美与善,艺术里的情与真,艺术里的思与行,都与教育紧密的、千丝万缕的联系着、缠绕着。这是我的一种判断,我不知道有多少可信度,但是,我宁愿听从内心的这种召唤。

其一,国家大剧院,芭蕾舞剧《罗密欧与朱丽叶》。

在国家大剧院的官网上看到了斯图加特剧团演出《罗密欧与朱丽叶》的信息,激动很久,一定要去观看!果然,教育与艺术的关联,在演出的现场就体现出来了:在演出还没有进行一半时,我突然真切地“体验”到了:教育只有抵达心灵才能真正发生作用的判断是多么准确,彻底理解了为什么说教育是心灵与心灵的对话、“教育必须从心灵出发,才能抵达心灵”……

来自斯图加特芭蕾舞团的舞者,跟我们没有国别与种族的隔阂,他们用舞步、肢体与表情,准确的说用身体演绎“角色”的喜怒哀乐,更准确地说是引领“我们”一道进入角色的喜怒哀乐!情——直抵心灵!“对于观众来说,舞台的灯光亮起,一切就开始了,你不需要事先知道什么,所有的一切都将在舞蹈动作中呈现”,斯图加特舞团艺术总监的这段话,真是道出了我的心声。随着舒缓中略带忧伤的乐段,大幕徐徐拉开的一刻起,我就与演员们一道登上了一趟故事的列车,一路上时而领略盛大华丽的贵族舞会,时而感受平民街头的百态生活,一会是家族间残酷的厮杀,一会又是恋人间甜蜜的温柔缱绻……随着一会滑稽、一会轻巧如云的舞步,故事层层递进、跌宕起伏……即便是个外行,但是我真的体验到了艺术的美,的确见证了为什么戏剧界一致认可,唯有斯图加特舞团是最能够原汁原味的呈现这部作品的原貌的!演出中,相信观众们切身体验到了这支世界芭蕾名团流淌在血液里的“戏剧基因”。

其二,国家大剧院,歌剧《长征》。

为何,学校的少先队建队日纪念活动我坚持要与“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相结合?起初,只是一种懵懂的认知与冲动,但是与举国上下一起经历完这场盛大而深远的纪念活动后,我才清晰:那是融入我血液里的一种信仰在呼唤!长征精神已经凝聚成我们中华民族的信仰,沉淀于我们的血液里。

在国家博物馆,我刻意留出更多的时间参观“长征”主题展,同时更是有幸在国家大剧院观看了大剧院为纪念长征胜利而编演的歌剧《长征》。借助现代舞台声光电的技术技巧,巧妙而逼真地再现了飞夺泸定桥、爬雪山、过草地的场景,而也只有置身这逼真地场景,在现实的残酷面前,才能体会人真的是一种精神的存在!“忍看山河碎?愿将赤血流!”两万五千里的征程,是中国工农红军用脚板走出来的,也是用生命铺就的,更是用精神铸就的!

关山历历,脚步依稀,长征是“播种机”,而这种子已经种在时间的长河里,历经岁月峥嵘,跨越两个世纪,它一直在生长,让一代代人都从中思考信仰的意义、获取精神的力量。致敬历史,致敬英雄,是一个民族生生不息、不断壮大的必然选择。长征,是中华民族可歌可泣的历史长河中一粒最宝贵的种子,今天,我们必须纪念长征、回忆长征、致敬长征,不忘初心再出发!“英雄不是点燃的蜡烛,而是一束纯净的阳光。蜡烛有燃尽的时候,而英雄的精神会永存。”“信仰不是一种学问,而是一种行为,她只有被实践的时候才有意义”,长征不就是被所有红军将士用双脚赋予了这样的意义?长征展现出人类精神、信仰能带来的巨大可能性!古希腊诗人说,我们头顶上那广袤的事物,是“世代承袭的”。长征,一再被召唤、一再被追随,也正是在这场盛大的征途中,承载的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基因。

认识长征就是认识自己,所以,我坚持纪念长征;纪念长征,就是致敬信仰,所以,我们重走长征路!人类有三种关系,人与物的关系,产生自然科学;人与人的关系,产生社会科学;人与自己的关系,产生宗教和信仰。人生的意义,就体现在人与世界、他人乃至与自己的联系中。当我,与“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乃至无涯的时间有关联时,生命才能超越琐屑与碎片化,获得更广阔的境界!

其三,人民艺术剧院,话剧《哗变》。

人民艺术剧院,作为国内最负盛名的专业话剧院,也是此行中的一个目的地之一。当然,除了向这群真正的艺术家致敬,还有就是自己学校的课本剧、校园剧已经演了很多年,想找到一个更高的支撑与突破,去寻找点灵感。真巧,遇上了《哗变》,这是“人艺”为了纪念建院60周年而重拍的一部经典剧,主演有吴刚、冯远征,还有青年演员王雷。观看了吴刚与冯远征的表演,我真正的明白为什么“只有话剧演员才是真正的演员”,为什么唯有话剧舞台才是淬炼演技的最佳场所。

话剧《哗变》有两个突出的特点。其一,也是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其纯以对话推动情节发展,诚如导演任鸣所言:哗变“表明了话剧姓话”,回归了话剧艺术以“话”取胜的根本。其二,这是一部“和尚戏”,全剧19个人物没有一个女性。印象最深的是吴刚表演的律师格林渥,他对不同的证人运用不同的心理攻势,利用入伍前做过律师的经历和丰富的心理学知识,按照自己的思维逻辑步步紧逼地使所有证人的性格本质和心理特性得到充分的展示。格林渥的成功辩解,最终使玛瑞克逃脱了因哗变罪而可能被判处的死刑,在舞台上可谓又演绎了一出现场版的“哗变”。而冯远征的角色具有很强的自我心理冲突与矛盾,他的台词基本集中在两次,惊叹演员的记忆与角色的融合能力。几个演员,一处简陋的场景,仅凭人物的对话,将你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去,全身心的投入在剧情里,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我非我,就是这部话剧给我的震撼与感染。

艺术作品之所以受欢迎,就在于它能给人以精神上的享受,“艺术欣赏确实是一种令人陶醉的积极的休息方式,具有畅神益智的功能。”而当今时代,大工业社会,高科技的发展,人们的日常生活都被程序化和符号化,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尤其需要在艺术中恢复自身的心理平衡与精神和谐。教育与艺术,钱学森十分重视美育和艺术对教育的作用,他特别强调音乐艺术对启发人的创造性至关重要,甚至晚年花费大量时间来研究美学与艺术方面的问题。1998年哈佛大学校长在北京大学演讲,谈到高等教育在21世纪面临的主要问题,首先就谈到了“人文艺术学习的重要性”。

一个月的北京之行,在19场高端的理论培训之余,自己执着的选择了亲近艺术,现在看竟然是一笔不亚于“高端理论”培训的收获——亲近艺术,或许离我“本源”寻索之路的终点,更近了一些?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