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晓颖校长工作室

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

 
 
 

日志

 
 

星星之火  

2015-08-01 14:40:23|  分类: 工作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盗火者》,心情总是在波澜起伏中,或觉希望的天空一片明媚,或觉教育的现在“苦不堪言”,或觉“所有教育问题的答案都在教育之外”,或又觉“教育是一件去做的事情”……无论如何,我们都已置身其中。《盗火者》编辑称“《盗火者》是我们交给社会的一份调查报告,提出问题,却没有答案,只有各种各样的路径,以及走在路上的人们。”还好,我们已经走在路上,这就意味着我们还有远方,我们还有未来……“朋友,坚定地相信未来吧。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食指的这首《相信未来》在得知被王小妮选作自己撰写的《上课记》的序言后,觉得味道突然间不一样了,有种敬意被唤起!

这的确是一份调查报告,是从教育诸多现状中选取了几个点,每个点又的确不大,但是因为这个点总是在“教育“这个宏达的背景之下,却又总是那么的不断延展,向过去,也向未来;又总是那么的不断扩张,向背后,向真实。

本书的上辑是从凤凰卫视的纪录片《盗火者》中选取的十个故事,以新闻再现的形式呈现出来。读之,发现了许多“怀念”

对于“民国”的怀念。并非对今天的否定,仅是对一种文化的致敬!如学者陈丹青所说,中国人现在的毛病民国人都有,而且一塌糊涂。而我要怀念的是那个时期中国传统文化的文脉还没有断。虽然1905年废除了科考,但是两千年积淀下来的读书人的集体人格还在,学问的大脉络还在。比如,关于民国时期的语文课本,陈丹青说,民国时期的语文课本好善良。深圳文化学者邓延康在腾冲的古玩市场上遇到了一箱旧书,从此开始迷上了民国时期语文课本的收藏,并把自己收藏的语文课本解读编成书《老课本 新解读》,他说:“我觉得说千道万,能把一些普世的、常识的、符合人类社会发展的道理以及你眼前见到的景观,用最简洁、明朗、生动的语言描述出来,就是好的语文,就能影响孩子的一生。”

如,民国课本《新学制国语教科》第四册第一课《静听》一文:
     
哥哥讲故事,妹妹静悄悄。

一面侧着耳朵听,

一面睁着眼睛瞧。

这时候,木马不跑,

土鸡不叫,玩偶不闹。

他们为什么不跑不叫也不闹?

原来是大家听呆了。

透过课本我们感受到的事开放而质朴的时代气息。当然如我们所知,那时课本的编纂者大多是时代精英,蔡元培、叶圣陶、丰子恺等大家都不惜放下身段,为小学生字斟句酌。如此大家,恐怕今日不多了。

关于“大学精神”的怀念。刘道玉称“1927年,王国维先生逝世两周年时,给他树了个碑,陈寅恪先生写了碑铭‘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今天,这个精神已经不复存在了。”是的,我没有读过大学,是一生再也无法弥补的遗憾,但刘道玉的这句话在我的心里同样产生了共鸣。我怀念,20世纪80年代,大学生是被称作“天之骄子”的,那时候徐友渔、肖复兴开始发表作品;罗中立画出了让他一举成名的《父亲》;据说在当时的吉林大学里,由王小妮、徐敬亚等人发起的“赤子心”诗社,以其惊人的写作,与当时全国诗歌的最高水准保持同步……而今日的大学生状态如何,即便钱理群的“我们的一些大学正在培养一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论断或许有失偏颇,但是总体现状显然不那么乐观。所以民间学者朱学勤说:“最痛切的,就是大学失去了80年代曾经萌芽的那种朝气,失去了80年代那种思想解放的生气。”

本书的下辑为“醒言”,是编者与9位知名学者关于“教育的对话”。读之,引发了一些思考。

如学者们一致对“公民教育”表示了极大的“热情”,这是出乎我之料的。公民教育尽管关注的也很早了,也知道这将是现代学校教育的时代使命之一。但是专家学者的观点、见识还是很发人深思的。如杨东平指出,关于公民教育内涵的理解通常我们分这样几个部分:一是公民的道德,包括一些基本的行为准则;一是公民文化,更大的一块则是公民参与,就是公民能力的养成。我们过去的教育中最缺乏的就是第三块。而学者周孝正也指出,今天我们教育的任务就是引导学生“做一个自由而负责的公民”。而将公民教育身体力行的现代教育“第一人”的李庆明,尽管今天看来是失败了,但是他的理念、做法都是我们最好的反思与借鉴对象。相信公民教育的未来!

关于乡村文明的思考。梁鸿女士说“乡村是中国的子宫”,我以为是对中国社会结构原始状态的最好描述。在本书中,编辑同样没有忘记乡校、村小,那些“孩子们”。《断裂的天梯》中的董仁发固然是让我们心酸也心念的,但是编辑包括学者们更深入的思考,让人倍觉这个社会问题的深度。陈丹青说,整个中国两千年的文化,一直到民国,甚至到五六十年代,最好的苗子都是从乡村出来的,胡适的老家是安徽的胡村,今日这个村子还在,但你能想象到那里还能再走出一个胡适吗?学者杨东平说,农村撤点并校之后,出现了大量没有学校的乡村,这意味着农村文明的生长点消失了。对于孕育我们这个民族的“子宫”,文化的滋养将逐渐不复存在了。由此引申出的关于教育的公平问题,学者们更是指出今日的所谓大学扩招以及自主招生等等,其实对于农村孩子来说,正在由过去显性的总量不公,转为隐性的结构不公。我以为学者的担心是不无道理的。

当然,从上辑的“观火”到下辑的“醒言”,其实编者都是力图寻找中国教育的出路,尽管如作者所说“没有给出答案”,但是教育的生态本就是多元的,也必须多元,或许这是解释今日教育“无路”的一种说辞,但是无论编辑、专家、学者把出路引向教育之外,还是力图在教育本体寻找突破,我们最值得庆幸的是,诸多的思考者,就是诸多的行动者。他们或如王小妮般“理想”:“没有理由要求我们的孩子身上不沾污秽,但是,即使发现了再微小的纯净,也一定要说出来。毕竟,希望还在。相信他们在自然长大的过程中自生的判断力,相信唯一的真理——未来只能把握在他们手中。”或如钱理群般“智慧”:后来我逐渐形成了一个理念,我们要进行静悄悄的教育变革,我不再从整体下手,因为整体在我能力之外,我改变不了,我愿意从身边开始,从我的每一堂课每一个教育行为开始,帮一个算一个,救一个算一个。或如朱学勤般“希望”:每一个老师面前都有三尺讲台,今天这个三尺讲台,在某种程度上还是有一定的空间的。你如果珍惜这个三尺讲台,你课堂上的氛围也许就跟隔壁的教室不一样了。

还有为中学语文教育献身的普通中学教师马小平;毅然告别体制,自己开坛授课的另类教师郭初阳;历史教师魏勇……这样的名字我们居然能写出长长的一串……“中华一脉,自古教育家荟萃,他们或依归底层,培育民族的生命细胞,或以经典创世,供后人参详。”韩愈在写《师说》时,“不顾流俗,收召后学,与青年交往,知贤而好道”是师者的最好诠释,但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如马小平般的芸芸教师的努力已如星星之火,不论温暖与亮光多少,“火就是态度”——“师职,明者也。明者,不忘明之衷也。本教为先,如是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