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晓颖校长工作室

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

 
 
 

日志

 
 

我也曾经渴望“去远方”  

2015-04-19 19:44:15|  分类: 工作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州女教师的十字辞职信至今热度不减。其实,更多的应该思考,热度背后的事情。不是这十个字如此简洁,而恰恰是这简洁背后的复杂或者说是被简洁掩盖下的那么多的未尽之意;不是女教师敢于放弃“稳定”的工作而去周游世界的行动,而是为什么这么一个司空见惯的“辞职”行动竟然如此牵动人心。

《人民日报》上的评论《谁的心中不曾有过远方》的确说得清楚、全面了。但是,作为女教师的同行,总还是有想说的话,不吐不快。

2009年7月,应进修学校的要求我注册了博客,但是因为是“完成任务”所以也没有太用心。直到2010年1月,萌发了在博客上记录点东西的想法,于是想了许久——该给博客取个“正式”的名字。最后,决定遵从“本意”——为何要“记录”东西、“记录”什么东西,那就是要将“思想”里的动荡记录下来,或者说现实行动中不能实现的,在文字里徜徉一番——身体不能远行,那么让心灵替代吧!于是我写下了“去远方”这个博客名字。

我深信,太多的人有过如此的挣扎——索性放开这一切,背起行囊出走吧……但是这“太多的人”总还是有些“限制”条件的,那就是有一点儿“思想”,而现实的生活又总是有太多的“压抑”。满足这两条的人,“去远方”的渴望一定更浓一些。教师,当今社会境遇中的教师正是具备了这两条:有点儿思想,却总要与困顿的现实进行“博弈”。

教育一直在承受着社会无情的“诟病”,而教师又一直、一定是这“诟病”的最核心承受者。社会有病,教育吃药;教育有病,教师吃药。这已经成为常识。且不说教育内部诸如体制、制度问题,也且不谈国家顶层设计问题,又且不论社会对“成人、成才以及成功”之标准的忽左忽右、此消彼长的需求。我们就谈一点,当这些教师尤其是公办教师获得所谓的教师资格证时,他们具备了国家、社会那种不切实际的要求之标准了吗?也就是说,在成为教师之前,他们身上所具备的和你们日后对他们的“索求”是成正比的吗?既然当初没有让他们具备那些、日后在岗位上又只有忙碌没有闲暇,都得沦为应试的“助推器”,有什么理由来想当然的“异想天开”——他们是人,不是神。这里不是抨击我们的教师水平低,我也是这队伍中的一员。只想说的是,不能学的是“东”,岗位上却要求向“西”。当然我也知晓,任何一个职业都不是完全凭借学院那点“经书”,都需要在实践中摸索积累经验。但是教育实践的对象是活生生的人,其复杂性、艰难性更是可想而知。

而对教育有点“真正”理解的人都需要承认,教师这个职业是需要一点儿“精神气质”的,也即是需要一点儿自由、一点儿尊严的。而现实给予教师的只是“怨言,怨言,怨言”,这不可否认有我们教师自身专业化程度太低的原因,但是必须承认这绝不是唯一理由。北大教授钱理群说:“教育的所有问题都在教育之外”:教育不公、功利价值观、短期赢利主义、家庭教育缺失、社会心态失衡…… 有人如是说:“教育的煎熬与忧伤,如一再被忽视,终会演变为社会的梦魇。”这点从教师的命运上,我们已见端倪:本不该承受,何况即便应该承受又无力承受,之后的结局一定是彷徨、苦闷、焦虑。无论贫贱富贵,每个人都渴望被别人尊重。换句话说,每个人都渴望获得他人的尊重,感觉到自己在被别人关注着。他人对自我的关注之所以如此重要,主要原因便在于人类对自身价值的判断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不确定性。一个本应培植真善美的职业,培植者自身无法滋养这份真善美时,生命的姿态该怎样呈现?加缪说,我反抗,故我在。海明威说,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当有一点儿自己独立思想,而现实又是如此错位、压抑时,“冲出去”自然会成为大多数人(教师)的心声。

自然,郑州之女教师,或许本来没有想如此之多,只是跟随心灵的召唤而已,是我们小题大做、无限放大,乃至弯曲其本意。但是,毕竟,这个行动触动了我们内心某个角落的那点儿东西。

同样,我们还得把目光关注到剩下的人,坚守的人。这毕竟是绝对绝对的主流。我们须得承认放弃总比坚持容易。周国平说,超脱是悲观和执着两者激烈冲突的结果,又是两者的和解。人生的智慧是在两者之间。

对于这主流,我想说的是“不要让自己在琐碎的生活中委靡下去才是最重要的”。我们说生命是至高无上的,那就不仅止于学生,教师的生命同样是至高无上的。当看到一个个怀揣梦想的青年在教师这个岗位上打拼几年后,即失去了生命的善良与鲜活,除了难过,我们还要冷静,“不能够怪他们的是,这个社会是不是给了他们足够的尊重与爱护?应该怪他们的是,为什么要放弃对于自己生命的尊严的坚守?”

窦桂梅说,教师可以做一个精神上气象万千的人!有人说,“教师就是恶劣条件下的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没有人一直是太阳,但阴霾里的生活总得需要一束阳光”。女教师出走了,更多的教师必须留下来。是的,假若某种存在结束了,新的存在应该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