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晓颖校长工作室

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

 
 
 

日志

 
 

又遇“减负”  

2014-03-13 18:49:05|  分类: 工作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早读到《中国教师报》主编雷振海关于“减负与作业”的观点,颇有感触,先摘录如下:“其实,最该改的还是考试制度、评价制度,如果考试考的还是储存了多少知识,而不是运用知识的能力,那么这样的考试和评价是完全失效的。由此回到‘作业量’的多少问题上,其实它的关键不在于布置多少作业,而在于布置什么样的作业。如果一份作业能够调动学生的好奇心、思考力、探究力,能够让学生投入百倍热情,毫无疑问,这份作业是有效的,在学生而言根本不成负担。反之,即便是半个小时的作业,如果只是重复的抄写、机械的背诵,让学生丧失学习的兴趣,那么就是负担,应该坚决减去。”

    读完,我在这句话旁标了这一串词语:试题谁来编写——考试——作业——教学——教师——能力。

    展开来就是,我们当然希望考的是学生的知识运用能力,首先是,这样的试题由谁来编写呢?考什么自然就会教什么,自由如陈寅恪大师者(大师的四不讲:前人讲过的,我不讲;近人讲过的,我不讲;外国人讲过的,我不讲;我自己过去讲过的,也不讲。现在只讲未曾有人讲过的。   )现代学校里,尤其是基础教育阶段的学校里恐怕无人敢于效法吧,能力具备否暂且不论,谁又敢于不向考试看齐呢?所以我写了“考试”。

    那么“考试”自然决定着孩子们每天作业的内容,如果考的是知识的存储量,那么机械重复不是很有必要吗?君不见,那些只重让孩子机械抄写、反复背诵者,学生还真是比比高分吗!

    接着,作业自然是课堂教学的延续,所以我又写了“教学”,作业由教学来。那么教学又有谁来掌控,自然是教师,而决定教师教什么的又是什么?是政策,是制度,是观念,都是,但又都不是主要决定因素,我还是写了“能力”二字,因为我觉得决定教师教什么的是教师的能力,教师把握政策、制度的能力,教师理解教育本质的能力,教师理解教育责任的能力。也就是,如果考的是学生运用知识的能力,那么自然教师必须具备在课堂上“教”学生运用知识能力的“能力”!

    这一串词之后,我忽有了这样的想法:如果教师还不具备这“教给学生运用知识的能力”的能力的时候,会是怎样的一种局面?或许是“四不像”吧?

   同样, 减负,如果真的被理解为就是“缩减作业的时间”、就是“减少作业量”,那么当课堂上学生获得的都是需要重复记忆的内容,而课后,又强行的剥夺了孩子这“重复”的机会,那么岂不是连“底”也不保了吗?

    减负,当慎之!

    适合的才是好的。

    我们需要改革,但是任何改革都要“接地气”,建筑在空中的楼阁,怎么会有持久的生命力。

    减负就是“提质”,提高质量,提高效率,这样的说法我一直认同,所以我以为减负与时间的长短、内容的多少不是必然的联系。

    减负,我们需要把功夫下在哪里,需要认真思考!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